澹台暮霫

精分。本命盾冬Evanstan,Gradence00QALEC锤基贾尼贱虫可逆不可拆。

【NYSM】【Danack】Little Mermaid

AU注意。渔夫Daniel x 美人鱼Jack。
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可能傻白甜注意。
作者很有病注意。

Jack原本是生活在大海里一条自由自在的美人鱼。
我叫Jack。我每天在海底nxn=n平方平方米的床上醒来。身边围绕着成千上万的小鱼。但我并没有因此感到快乐。走开,你们这些烦人的小鱼,走开,不要再来烦我了。
我叫Daniel,是住在海边打鱼的渔民。我每天在2x2=4平方米的床上醒来。面对着打鱼联盟天眼其他三个渔民Henley,Merritt和Lula,我并没有因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而感到高兴。走开,你们这些坑爹的队友。走开,不要再来烦我了。
Jack安安稳稳地住在水底下。只是有一天他听说岸上有个玩扑克玩得很好的人,于是他很想去见见他,看一看那个扑克是怎么玩的。
他游啊游啊游啊游啊游啊游啊游啊游啊终于游到了岸边。
然后,他晕过去了。
打鱼收工的Daniel一上岸就瞅到了那边趴着个人。
又是隔壁玛丽大婶的三哥的女婿的堂哥的妈妈的二妹的孙子在装死吧。这是Daniel的第一个想法。
他本来不想去管的。那小孩子爱装死就让他装去吧,总有一天他会真死的。很可能就在八十年后。
但他发现那个趴着的人的头发颜色不是隔壁玛丽大婶的三哥的女婿的堂哥的妈妈的二妹的孙子那样的深棕色带点儿黑带点儿灰带点儿金的头发颜色。
于是他好奇地过去看了一眼。
海底的龙王呀,是个年轻人!
还是个一丝不挂的年轻人!
Daniel只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如果人家有裸晒的习惯他可不好意思总盯着人家看不。
他打算转身离开。可是鬼使神差地把那个年轻人抗了起来。
一定是今天打的那条鱼太活了,拍了他一脸水,导致他脑子里也进了点水。Daniel安慰自己。
当Daniel不太温柔地把年轻人扔到自己的床上时,他醒了。
“你是谁?”
“同问。”
“……我叫Jack。”
“Daniel。”
“Nice to meet you.”
“Nice to meet you,too.”
然后屋子里陷入了寂静。
还是Jack打破了沉默:“你们岸上是不是有个人很会玩一种叫扑克牌的东西?”
“……”Daniel的内心毫无波动,所以他也一动不动。
原来我的名声都传到海里……等等,海里?!
他一把拽过鱼叉指着年轻人:“你是谁?不对,你是什么人?不对,你是人吗?”
“Jack,美人鱼,不是。”
“……我有生之年居然能遇到一条活的美人鱼我上辈子要不是拯救了地球就是拯救了银河系。”
“所以,能让我见到那个玩牌的人吗?”
“可以。”
“……他在哪?”
“你面前。”
Jack反反复复打量着Daniel。
“看不出来啊。”他评论道。
黑人问号。
“能教我么?”
移开你的目光,Daniel Atlas,Daniel警告自己,不要去看他的puppy eyes。因为你……会……心……软……
“好吧。”
天啊我在想什么一定是那条鱼拍到我脑子里的水还没干掉。
Henley对于他在家里养了一条美人鱼这件事情很愤怒。
“Daniel,你这样做是不对的。”Henley插着腰看着并排坐在床上的两个人,不,是一个人和一个半人半鱼,开始了她的长篇大论,“美人鱼属于大海,你这样剥夺了他的正常生活权,他甚至不会走路,你也不问问他是不是每天都要把他泡到海水里……”
“想再抽一张牌吗?”Daniel完全忽略Henley的喋喋不休。
“想!”Jack欢欣雀跃。
Henley:“……”
Lula表示很惊奇。
“美人鱼啊,我第一次见到!帅哥,是不是你们海底的美人鱼都长这么帅啊?那你能不能把我变成美人鱼啊?需不需要咬我一口?为什么你尾巴变成腿了啊?你尾巴本来是什么样子的?”
Daniel不动声色地拍掉了在Jack大腿上摸索的Lula的手:“有这想法你自己去抓一条呗。”
从此Lula每天收工后都蹲在海边玩Mermaid Go.
Merritt则表示震惊。
“啧啧啧,Daniel,你居然有这种嗜好。”他看着趴在Daniel腿上睡着的Jack响亮地咂舌,换来Daniel一个白眼,“你这算不算兽.交?老天,你也太重口了吧?怪不得你不喜欢Henley!”
Daniel懒得去解释,低头揉Jack的头发。
Merritt一边摇头叹气“瞎了眼了”一边走出了Daniel家。
Daniel盯着Jack熟睡的脸沉思。当初捡他回来只是一时抽风,可是这两天相处下来他觉得Jack真的……怎么说呢,很诱人。不光是他俊秀的长相,也是他的不谙世事,每一次抽牌的紧张,每一次被猜中牌的惊喜。当他就这样无所顾忌地趴在Daniel腿上安眠时,Daniel都能感觉到一股难以言表的温暖与疼爱从心底喷涌而出。我是不是爱上他了?他突然这么想。他很快地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对他的好就像是对无家可归的小猫的一下爱抚,为被风吹落窝的小鸟做的一个鸟舍,不该与爱情扯上关系。不该。不该。不……该。
Daniel懊恼地拍了一下床。他喜欢把事情都掌控在自己的范围内。Henley曾经称他为控制狂。但是这好像……已经不是他能掌控的了。他痛恨这样,痛恨事情out of control.
“Daniel?”Jack被他刚刚那一拍震醒了,疑惑地看着Daniel。
操,我居然把他吵醒了。Daniel心中莫名涌起一丝愧疚。他摸了摸Jack的头发:“没什么。你还想睡吗?”
Jack摇了摇头。他认真地盯着Daniel:“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我是说,有。其实,刚刚有,现在又没有了。我的意思是……”Daniel平时的嘴炮在此刻完全起不到一点作用。
Jack还在认真地看着他,Daniel看进了那双眼睛里。
“我能吻你吗?”
Daniel J. Atlas,你是不是智障?!
Daniel绝望地等着Jack跳起来狠狠咬自己一口——等等,人鱼有那种吸血鬼式的尖牙吗?《哈利•波特》里的好像是有的,但《小美人鱼》里,人鱼不都是温顺善良的吗?也许他们还长了螃蟹钳子之类的东西,一下就把自己的脖子剪断了……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出乎他的意料,Jack定定地看着他,然后笑了。
“可以啊。”他说。
(此处应该有车但我实在不想写。毕竟这篇文我从八月中旬就开始写写到现在我也是佩服我自己。)
(好了愿意给个小红心的孩子们闭着眼使劲往下滑。不想给小红心的翻走就行了。)






















































(下面是翻转结尾你确定要看吗?)




















































人鱼的寿命很长。比人类的长多了。
几十年后,在捕鱼大师Daniel的葬礼的第二天,有人目睹了他家里那个六十年来像是只长了六岁的男孩,用手臂拖着自己爬向海边。腿上一道道的血口,鲜血滴落在沙滩和岩石上。
Jack始终没学会走路。
因为他始终没学会离开Daniel。
























































好了可以点小红心了。
是的我有病我知道。

【盾冬】Grab my hand

不想听班主任bb的产物【躺

Steve Rogers一生中从没有这么害怕过。
即使自己瘦弱被别人欺负到鼻青脸肿时也没有,去做血清实验时也没有,只身闯入九头蛇基地时也没有。
可现在他怕极了。
他眼睁睁看着Bucky飞出了车厢。他呼吸一窒,飞速地跑到那个豁口向外探身。
拜托千万千万千万别是那样——
万幸,Bucky抓住了火车的一截栏杆。他看起来摇摇欲坠,随时会掉下去。
他向他伸出了手:“Grab my hand!”
Bucky也向他伸手。快要碰上了,他们的手指还差一点就能碰上了,Steve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然后栏杆断了。
Bucky掉了下去。
Steve下意识地松手,旋即重新抓住了火车门把手。他无助地看着Bucky消失在视野中。他能听到自己胸腔中有什么碎了。
他把脸埋进手中,哭了起来。
***********************************************
九天。
希腊诗人赫西奥德曾写过,掉进地狱需要九天。
Bucky并不知道自己掉落了多久。可能只有几秒钟,可他却觉得漫长地像是过了一辈子。
他的眼前只有一片苍茫的白,无边无际。寒风在他耳边呼啸,像利刃一般切开他裸露的皮肤。
他闭上了酸涩的眼睛,脑中浮现出了Steve的脸。啊……Steve.他想着,可能我没法陪你till the end of the line了。不过你可不能怪我,这又不是我自愿的,谁让那该死的栏杆断了呢。也许我以前该听你的,少吃点糖?他杂乱无章地想着,大概我以后再也吃不到糖了吧。
他忽然希望他能永远地这样掉下去,至少这样他可以有时间好好回忆一下自己这二十几年的人生——大部分都和Steve在一起的。想到这儿他的心又像是被针狠狠扎了一下。于是他把眼睛闭得更紧了,自欺欺人地想要逃离这一切。这风,这雪,这下坠,这空气,这世界……
直到他的左臂猛地撞上了一棵树。

【NYSM】【Danack】East of Eden 3

前文戳我头像去我主页。并不会弄链接【躺
不要问我为什么上次更新和这次更新隔这么久。因为上次都写好了结果一个手抖给删了。冷漠.jpg.
这次的Jack依然很可怜【你

Chapter 3
Jack在掐自己。
他当然得掐了。他不仅和自己崇拜了七八年的偶像零距离接触了,还被对方邀请同居(他觉得这个词用的不太恰当),真是,难以置信。
今天非常眷顾他的上帝还控制了Daniel的脑子,让他决定来和他一起清洁浴室。
所以,就是现在这个情形。Jack蹲着擦马桶,Daniel弯着腰擦洗浴缸。其实Daniel本来打算擦马桶的,但被Jack义正严辞地拒绝了——开玩笑,Daniel Atlas的那双手可不是用来擦马桶的。
Jack悄悄地向旁边看去。
Daniel正用力地拿着抹布擦浴缸。黑发随着他的动作微微地颤抖着。一缕卷发滑到了额上,他很自然地伸手把它捋到耳后。这个小动作流畅也自然无比,可在Jack眼里,那性感极了。他迅速收回了目光,告诉自己盯着别人看上很没礼貌的行为。可仅仅几秒钟后他又忍不住看了过去。他一直看着他的侧脸,直到Daniel忽然转过脸来,他才仓皇地移开了目光。
“你是干什么的?”Daniel突然发问。
Jack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在跟自己说话。然而他脸上不自觉露出的茫然表情让Daniel误以为他没听清他的问题,于是又重复了一遍。
“你是干什么的?我是说,我以前没有听说过你。所以如果你是一个演员或者歌星什么的,很抱歉,我不看新闻……”
“不,不是。”Jack赶紧截下了他的话,“我是,呃,街头魔术师。”
Daniel了然地点了点头,在把脸转回去的同时说:“专业开锁?”
Jack沉默了。Daniel无心的问话和他自己的回答都深深刺痛了他的心。是的,你只是个街头变戏法的,甚至连魔术师都算不上。
“我会努力的。”他小声说,“我保证。”
Daniel也许听到了,也许没有,但他没有任何表示。
他当然会努力的。现在他只希望这未来和他同居的三个伙伴别像他十岁时身边那群孩子一样,把他的纸牌和梦想一并踩在脚下。


【NYSM】【Danack】I see you

虐。感觉我专注虐Jack小甜心三十年【走开
结尾HE还是BE你猜!
设定大概是NYSM2快到结尾时Daniel被开了一枪。
标题是一首歌。没有办法我对歌名充满了执念【摊手

他死了。
Jack没有办法救他。他只能眼睁睁看着Daniel在自己面前中弹。
他看着他的身形颤抖了一下。然后他缓慢地低头看着自己外套上不断晕开的深色。
接着他向后倒去。像断了线的提线木偶,就那么直直地倒下去。
泰晤士河冰冷的水花溅起在Jack的脸上,模糊了他的视线。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停止了。
“Daniel——不——”
他失控地冲过去想往水里跳,可是Merritt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你不会游泳——下去你也会死的——”
“放开——Daniel——”他反反复复地喊着这一句话。
几天后他才认清了这个事实。
不管他如何思念,如何呼唤,那个魔术师,那个眼里总是闪着狡黠的光的魔术师,都不会出现了。
他离开他了。
从此他只会活在他的记忆里,和渐渐褪色斑驳的老新闻里。
———————END———————







































被我骗到了么?


Jack常常半夜在街头行走。他模模糊糊地记得很久以前自己也喜欢大半夜地在街上走,只不过那时候是为了到酒吧去,偷几个喝的烂醉的人的钱包。
现在当然不一样了。现在他会一个人走在寂静的马路旁,去那些他以前和Daniel约会的地方。餐馆,酒吧,甚至服装店和花店……老天!他还记得他二十岁生日时,在花店里,Daniel不断地从同一朵玫瑰里抽出了一朵又一朵玫瑰,在营业员小姐惊呆了的目光中抽出了19朵。加上之前那一朵,二十朵玫瑰,送给Jack。那时他觉得自己是整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他会做噩梦。而且是同一个。他会梦见Daniel站在楼顶,楼下就是汪洋的大海。他自己就站在离Daniel三米远的地方,可是他没法挪动自己的身体。梦中的Daniel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他,掏出一把枪,抵住自己的太阳穴,然后开枪。再接着,他会掉进大海,被吞噬,就像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他尖叫着惊醒,浑身冰凉无力,好一会儿才能缓过来。
Jack搬出了和Merritt合住的公寓,理由是怕他晚上睡不好会吵到他。但实际上是他想一个人静一静。他知道他们都很担心他,Lula和Merritt,还有正在怀孕打过电话给他们的Henley。说实在的他也有点担心自己,但更多是不在意。
他偶尔也去酒吧。不过不偷钱包,只是喝酒。还好他已经过了不许进酒吧的年龄。他一般一次会要两杯酒,一杯给自己,一杯放在旁边。他会很沉默,不时冒出一两句“我很想你”之类的。当然最后他会自己把两杯酒都喝掉。然后再要两杯酒。
投怀送抱的姑娘很多,男人也有不少,Jack都拒绝了。他不想自己身边躺着不是Daniel的人。
有一天Lula来酒吧里找他了。
“Hey,”她扬起一遍眉毛,“Look at you,这个自暴自弃的青年真的是四骑士之一,Jack Wilder吗?”
“你不该来这里。”Jack头也不抬地回答。
“那么你就该来吗?”Lula在他旁边坐下,顺手拿起了那杯酒喝下。
Jack没有说话,只是喝掉了自己的酒。
“再来一杯。”Lula向侍者露出迷人的微笑,等到酒来了,她端起酒杯,若有所思地看着Jack。
“你变瘦了。”
“……?”
“我是说,你变瘦了,Jack。”Lula毫不掩饰地说,“精神也不太好。你不能这样过一辈子。”
“我知道。”
“那你想怎样?”Lula叹了口气,“他死了。这是事实。”
“我现在还不想接受它。”
“两个月过去了,你还不想?”Lula蹙眉,“我没想到你这么念旧。”
“这不是念旧不念旧的问题。这……”
“行啦,我知道。”Lula竖起一根手指打断了他的话,“你不念旧,很好。那么就给我振作起精神来,好吗?”
Jack看着她。
“Merritt让你来的?”
“不完全是。即使他没叫我来我也会来的。答应我,你不会再这样了,行不?”
Jack盯着她恳切的眼眸,半晌,点了点头。
“太好了!”Lula喜形于色,“Jackie宝贝,我就知道你会的!”
说完这句话她就像一阵风一样飘出了酒吧。
Jack望着她欢快的背影苦笑一下,又要了两杯酒。
半小时后,他终于离开了酒吧。凌晨一点的街道更幽静。他慢吞吞地走着,用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才到家。
他打开了门,伸手去开灯——没亮。
他蹙了蹙眉,又按了一次——还是没亮。
停电了?灯泡坏了?
Jack希望是第二个原因。他还打算去洗个澡再睡觉呢。于是他往前走了几步,想要去够灯泡。
“我要是你,就不会去碰那个灯泡。”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在屋子里。
Jack像是被人施法定住了一样。
“谁?”
“不重要。”
“不,很重要。”Jack下意识地反驳了一句。
寂静,然后那个声音又响起了。
“你很痛苦。你在逃避现实。不要再这样了。”
“……Merritt?”Jack不确定地问了一句。在他的印象里只有Merritt会用这种怪里怪气的阴森语气对他进行说教。
“他会催眠你,我不会。”现在那个声音很低,“我只想帮助你。”
“……Daniel?”
这个名字脱口而出以后Jack才绝望地发现,这六个字母已经被他镌刻在了心里,他估计永远都不会忘记他。
“你想怎么帮我?”Jack问,“你到底是谁?”
“死人。”
Jack发现自己在微笑:“那可真不巧,我是死神。”
然后他伸手碰到了灯泡,扭了一下。
暖橙色的光顷刻间洒满了小小的房间。沙发上坐着一个人,低着头,半长的卷发遮住了面容。然后他抬起头来,那张Jack再熟悉不过的脸上慢慢泛起一丝笑意。
“Now you see me,Jack?”
Jack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不会遭受到噩梦的侵扰。
“I see you.”
——————真•END———————
我很想说然后他们干了个爽x
不想开车。就这么任性。【其实是不会x
挺粗糙的一篇……写完就发了完全没有修改。欢迎捉虫。

【NYSM】【Danack】East of Eden(二)

挺无聊的一章就这样。
要看前文的戳我主页吧不会做链接【因为你太懒了
Chapter 2
“J.Daniel Atlas?”
当Jack来到指定地点并看到了三个人时,他睁大了眼,一瞬间差点连呼吸都忘了。
那个黑色卷发的不是他最崇拜的Daniel还能是谁?
Jack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要镇静。你已经成年一个星期了,Jack Wilder,可不能像追星的傻乎乎初中女生那样,一看到偶像就激动到连话都不会说。于是他迅速调整了眩晕的状态,礼貌地开口:“我看过你所有的表演,我非常崇拜你……”并伸出了自己的手。
Daniel非常自然地握住了他的手。对方的手很有力,手指上有薄薄的茧,大概是纸牌玩多了造成的。“你好啊,我的狂热大粉丝。”他开玩笑似的说。
Jack强迫自己移开了过分炙热崇拜的目光。他跟Daniel说话了,他跟Daniel握手了,Daniel跟他说话了……这三件事情让Jack的心情回到了七岁那年意外得到了一块巧克力时的状态。要知道,这三件事中的任何一件都是几天前他愿意用一个月偷到的所有钱来换的。
“我们还要等谁吗?”他重新开口,想要掩盖一下自己刚刚激动的心情。
“门是锁着的。”那个高个子,似乎是叫Merritt的说。
“不,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是锁着的。”他这么说的同时挤开了Daniel和Henley,拿出了两个勺子,插进门锁里,往前探了探,然后扭动了一下——门开了。
三人惊奇的目光让他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他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入流的以偷盗为生的街头魔术师,能得到这几位(尤其是Daniel)赞赏的目光是件多么令他自豪的事。
他们走了进去。这个房间看起来像是很久没有人居住或进入了一样。马桶圈上覆着一层灰,浴缸里落着大量不知名的细菌。
“哦,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公寓。”Merritt感慨了一句。
其他人没有回复他。那两个可能是因为没心情,而Jack根本连公寓都没有。
一直到干冰的白色烟雾弥漫在屋里时Jack还有点心不在焉,而那烟雾成功地把他的视线和脑子弄得更乱了。
蓝图出现在眼前时,所有人都低声惊叹了一声。Jack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景象。真是神奇……他想。
“我们住在这。我们四个人”Daniel不由分说地命令到。
三个人齐刷刷地转过头来看着他。
“不好意思,Daniel,你是认真的吗?”Henley抱着手臂问。
“当然。”
“让我想想看……他似乎就是这么想的。”Merritt皱着眉头说。
“对,我就是这么想的。别再试图使用你那拙劣的读心术了。”Daniel回答,“看来你们都同意了。你呢,我的大粉丝?”
Jack摇了摇头。说真的他也不明白自己摇头的意思。是想表示没有异议,还是不愿意住在这里,和一个自己崇拜了快十年的魔术师以及两个刚认识五分钟的魔术师?他想大概是前者吧。
“很好。”显然Daniel也是这么认为的。他脸上浮现出了一个笑容,直接忽视了另外两人的抗议。“那么先来把这个……房子,不,公寓打扫打扫吧。”

P.S.挺无聊的一章……不过要开始同居啦【你

【NYSM】【Danack】East of Eden

标题或许有关系列。
一直泡在参与量几万多的热坑里的我猝不及防掉进了这个冷坑。
但是Danack特!别!好!吃!
特!别!好!吃!
自割腿肉,一定……不好吃。
不过还是放出来看看?
大概是个中短篇,结尾HE。讲真我从来不敢看BE。
应该大部分是Jack视角,私设定Jack有一个特别悲惨的过去【你
要是OOC那都是我的错【望天
啊以及这儿澹台暮霫求认识求勾搭w

Chapter 1
J.Daniel Atlas
Jack无声的轻轻蠕动着嘴唇念着这个名字。他的内心感到一阵异样的悸动和喜悦,像五月一缕掠过了脸颊的轻柔微风,牵起了浅浅的花香。又像是年幼时母亲揉乱他一头棕发时的温馨。
他重新把目光投向人群包围的中央。他心心念念的偶像就站在那里,拿着一副纸牌表演魔术。他的侧脸正对着他,他着迷似的用目光上下抚摸他的脸,从一头半长的卷发,到深邃的眼睛,到高挺的鼻梁,到性感的嘴唇……
“我一整晚都是怎么跟你们说的?你靠得越近……”
“看到的就越少。”围着他的人群异口同声地回答。
有那么一秒钟Jack感觉自己看到Daniel微微勾起唇角笑了一下。然后他把手中的牌掷向了天空。
大楼上出现了方片七。人们爆发出一阵尖叫与欢呼。Jack发现自己在笑。他想挤开人群到前面去,他想和Mr.Atlas说话,哪怕就一句,告诉他他有多么崇拜他,告诉他他是他学习魔术的原因和动力……
然后他看到Daniel面前的那个黑发美女扑上去搂住Daniel热吻。而卷发魔术师很明显没有拒绝她。他笑着,稍微把她推开一点以给自己留出呼吸的空间,然后他带着她消失了。
Jack心中一片失落。
你还能期望什么呢?他有点自嘲地想,他都不认识你,你只不过是个小魔术师,你甚至没资格跟他说话,又有什么资格操心他跟谁过夜?
他弯腰拾起了一张牌。是一张红心A。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拿起了这张。可能是因为他姓Atlas?
他摇摇头,转身隐没在了夜色中。

P.S.啊先放一小段……我知道我写得很烂QAQ

存一个自戏

Winter Soldier磨皮向自戏
梗:九头蛇冬设定,某次战争后。
硝烟。
视线所到之处皆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红。血泊中躺着几具苍白的、毫无生命力的人体,脸上还残留着惊愕与临死的绝望。
抬腿向前走去,注意着不去碰地面上的鲜血以免留下脚印。战斗靴踩在了什么东西上面,发出一声不忍卒听的碎裂声响。也许是一块人骨。这样想着,并没有低头去看。记得刚刚砍下了某人的手指。
余光扫过了窗台上的一个物体。很好。这小东西也没能幸免于难。猫白色的皮毛被它自身的血染红,那献血正顺着白色的瓷砖缓缓往下淌,划出诡谲的弧度。血珠砸在地上,溅起千万朵血花。滴答,滴答。
门口带着一个姑娘,她是自己刚刚杀的第一个人。她怀里抱了一束花,是百合花。花朵残留的芬芳与铁锈味交织着,盘旋着,氤氲着。花瓣已被子弹击碎,浸泡在血液之中。血红肆无忌惮地爬上那洁白的花瓣,染去了它原本的青春,留下妖艳的红。面无表情地跨过了碎花。它就像是黑夜里的纯白,无论多么耀眼,终将被侵蚀。
一步步跨上台阶,靴底与地面接触几乎没有发出声响。大楼外,有人在奔跑着尖叫着嚎哭着。大楼内,充斥着死亡的寂静。这是我造成的。平静地想着。
挂在对面墙壁上完整的钟显示是下午六点。准时完成了任务。Winter Soldier从没有失手过。
推开通往楼顶的门,夕阳的残红刺进眼睛,给银色的机械臂镀上一层艳丽的红光。并没有移开目光,只是眨了眨眼,火红已在视网膜上刻下了印记。直直盯着夕阳中心出现的小黑点,注视着它越变越大直至吞噬了太阳。一片黑影覆盖在楼顶之上,强大的气流掀起了头发,驱开了身上的血腥气。驾驶员的胸口上别着再熟悉不过的标志。
“миссия выполнена.(Mission accomplished.)”

P.S.:俄语那个是百度翻译来的……
P.P.S.:有没有同样玩语c吃盾冬的小伙伴来k列(^з^)-☆

【盾冬】The Promise of Tomorrow

首发贴吧。
Bucky从来不会痛。
准确地说,是冬兵从来不会痛。
冬兵就是一件武器。一件很高级很致命的武器。
Bucky以为自己也是不会痛的。事实证明了他的这个想法有多么错误。
当他的机械手臂被那个穿盔甲的男人——Bucky记得他是Howard Stark的儿子——用什么炮轰断的时候,一瞬间他的确没有痛感,随即铺天盖地的巨大痛苦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想呻吟,他想尖叫,可他竟然已经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艰难地转过头,看着自己那取过无数人性命的机械手臂只剩下一小截时,他恍惚了一下。
似乎在一个冰天雪地的日子里,他也是这样,凝视着自己只剩下一小截的手臂。
过去和现在似乎重叠了。唯一不同的是,那时候他的手臂还有温暖,还会流血,不是像现在这样,只会泛着惨白的银光。
还没等他有时间想更多,那个Stark又是一计炮轰,直接将他掀翻在地上。
Bucky昏过去了一小会儿。当他再次醒来时,他看见Steve正挥舞着盾牌狠狠地攻击Stark。
他躺在地上听着盾牌砸着盔甲的声音,有一两次他好像还听到了骨折的声音。那一定很疼吧。他迷迷糊糊地想。不过,不会比我疼了。他尝试着动一下铁臂,颈椎却是一阵撕心裂肺地疼痛。
现在Stark开始回击Steve了。Bucky的意识有点涣散。他看着Steve被打得狼狈,最后重重摔倒在地上。
这可不行啊。他努力地想着,我得帮他。
于是他向左边翻身。这个过程痛苦无比,因为他需要压着他的残臂翻身。疼痛似乎稍稍减轻了一点,至少现在他可以呻吟了。他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要死了还是其他的什么。也许死了也好。他这样想着,起码不用感到如此巨大的痛苦。
他终于翻过了身。现在他完全压在那一小截手臂上。他几乎不能呼吸了,每一次轻微的呼吸都会引发更大的疼痛。他的肋骨断了,冷汗布满他的额头,与血污融为一体。
这时他看见Steve缓慢地从地上爬起来。他的盾牌掉在地上。他举起双拳,喘息着说:"I can do this all day."
Jesus.又是这句话。这六个单词猛地勾起了Bucky的回忆。他想起了那个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被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却还逞强一般说着"I can do this all day"。
我必须保护他。此刻他的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他咬紧牙关,伸手拽住了Stark的脚。
Stark反应很快地转身,重重地踢在Bucky脸上。Bucky感到自己的鼻子开始流血了。
不过这血流的是值得的。Steve趁势把Stark举了起来砸在地上。又是一通拳击,Steve把盾牌插在了他盔甲的反应堆上。
哦,天哪。Bucky恍惚中有些高兴地想着,总算是赢了。那个布鲁克林的傻小子总算不会被欺负了。
他的脑袋仍然一跳一跳地疼,脊椎仍然像被撕裂一般,呼吸仍然不能用力。但他心中却欣慰无比。
Steve向他走来,伸出手,动作轻柔地把他拉起来。再轻柔的动作也会牵连到伤口,Bucky倒吸一口冷气,却使得胸腔像火烧一样疼痛难忍。
"对不起。"他听到Steve轻声说。
他想回答一句没关系,混球儿。却由于过度的疼痛阻碍了他说话,他只是轻微点了点头。
Steve架着他往外走去。霎那间Bucky又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件小事。
"我们去哪儿?"
"去未来。"

【盾冬】回不去了(短篇,一发完)

首发贴吧。
看标题知道BE系列。
书信体,回忆式。
背景:内战后,队长亡(乃们就当作他挂了吧当然我队是不会挂的他挂了我冬美人咋办)
(其实算是赶在上映前暗暗发一刀?【。)
Steve:
Hi.
Romanoff让我给你写这封信。她说这会有所帮助。所以我在写。
它们都回来了。我是指我的记忆。
我想起了我们小时候,在布鲁克林。那时候你那么瘦小。老天!现在想起你那样,我几乎要笑出来了。
当然我也想起了Hydra对我做的一切……我不想告诉你这些,只能告诉你,现在我很好。
我真的很怀念我们小时候。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我骑上单车带着你出去转一圈。那时你笑的那么开心自由,不像我后来看到的Captain America,成天紧锁眉头。
你找到我之后常常抚摸我的头发说,Buck,你真自私。那天在火车上,你掉下去的那一秒为什么要喊一句Don't?为什么不让我随你跳下去?至少这样你不会遭那么多的罪,我也不会心痛七十年。
现在我想对你说同样的话。
我的小Stevie啊,你真自私。
你从楼顶翻滚下去的时候我的心也随你下去了。我爬到楼顶边缘,徒劳地伸出仅剩的右手想要抓住摇摇欲坠的你,却无法碰到你丝毫。
恍惚间又回到了那列飞速行驶的火车上,寒风伴着雪花在脸上留下一道道无形的伤口,只是我们互换了位置。
你刚蓝色的眼睛温柔地注视着我,低声说了一句Buck,don't,下一秒你便像断翅的鹰一样坠落下去。
我眼睁睁看着你下落的身影越来越小。我从心底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我只是一直保持这个姿势。我颤抖的指尖一遍一遍描绘你落地后的轮廓。你落地的身形此刻看起来好小。小到我差点就以为我可以把你抓在手中。但我知道我再也不可能触碰到你温暖的手了。
我感觉泪水涌了出来。我有多久没流过泪了?我不记得了。很久了吧。眼泪划过我沾满血污的脸,滑进我唇角溢出的血中。
Damn.我就知道那个红头发女人的办法不管用。特工的话都是骗人的。
但这句话绝不是假的。
Steve,I love you.
Yours,
Bucky

给Stucky的诗《那是》

第一次给本命cp写诗……写得不好请见谅x
那是小巷里出手相助的关怀
那是临行前千叮万嘱的拥抱
那是相隔着烈火喊出的誓言
那是手指尖触碰不到的温暖
那是月光下独自酌饮的孤寂
那是初醒后四顾茫然的迷惘
那是面具脱落后对视的惊异
那是航母上奄奄一息的许诺
那是湖水中手臂泛起的银光
那是河岸边凝望无奈的转身
那是冰封七十年复苏的爱恋
Love Stucky
Always & Forever